杨芳芳所在医院的院长早就听闻艾尔斯大名,这次他亲自驾临医院,院长当然觉得倍儿有面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杨芳芳这么棘手的病例,要是艾尔斯真能在他的医院治好,也能帮他免费宣传一波医院,何乐而不为呢?作为院长,他还想请艾尔斯吃饭,只是艾尔斯现在实在没那个精力。

    易龙和易凤把他们带去了师父那,余阿姨把客房都收拾了出来。装修后艾尔斯还是第一次来这里,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。

    没想到曾经那么俭朴的一家店能被装修的如此富丽堂皇,完全是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小童有些不开心,因为他对这里完全是陌生的了。曾经的那些美好记忆,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新装修后,虽然档次变高了很多,却再也没有了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叶云天知道小童回来了,本来坐在大厅里的,一下子慌张的逃回了楼上房间里。

    小童在楼下左顾右盼,没有看到叶云天的身影,行李箱里一大堆给叶云天的东西,都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。

    余蔓理解叶云天对小童的感情,只是他一直习惯把自己的感情藏着掖着,越是自己重视的人,他越不敢面对。

    曾经他对自己如此,后来对丝风如此,现在对小童亦是如此。因为了解他,所以余蔓不想小童因为他的态度而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童,他在房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小童听到叶云天就在楼上房间里,兴奋的跑上楼去,还没到叶云天的房间,他就大声喊道:“叶云天!”

    叶云天听到小童的声音,眼眶瞬间就湿润了,他轻轻拭了拭眼角的泪痕,装作平常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叶云天,我喊你你怎么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咋咋唬唬的,都是大孩子了,还这样莽撞,进门都不知道敲门的嘛?”

    叶云天还在教导小童,小童已经哭着一把搂住了叶云天的腰。

    艾尔斯虽然对他很好,但这种好比不上他对叶云天的情感。每到晚上,他总会想起叶云天,担心他孤单,害怕他把所有的事都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明明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,更让人担心,可他总不能放心叶云天。他在南岭国带了很多礼物给叶云天,大部分是有明目功效的补药,他还不知道叶云天自己在研究养生产品。

    他走这么久,这里的一切都变了。唯独叶云天身上的味道没有变,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感觉,闻着这样的味道,他有了一种别人永远感受不到的安全感。真想一辈子都待在叶云天的身边,不要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艾尔斯在嘛?”

    叶云天知道易龙和易凤请艾尔斯来给丝风母亲治病的事,本来他不想如此兴师动众,可是听易凤说国内的专家都没有把握给丝风母亲动手术。

    想到丝风小小的身影,缩在角落里无声的哭泣,叶云天也不知心怎么回事,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小童点点头,他们一下飞机就赶去了医院,然后又回到了店里,为了早点见到叶云天,小童是一刻都没敢停留。

    叶云天还是有点不放心,他得去问一下艾尔斯,究竟丝风母亲的病有没有

    治愈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他被艾尔斯治过,知道艾尔斯治病方式是有多与众不同没,他治疗丝风母亲的病,会不会也像当初给自己治眼睛一样,需要受那么多折磨。如果真这样,丝风的母亲能承受住嘛?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想念小童,此刻却已没有心思再多和他寒暄几句,只有等丝风母亲的病完全治好之后,他才能多给小童一些陪伴。

    易凤特意准备了两只叫花鸡给艾尔斯,虽然飞机上已经吃过了最豪华的飞机餐,看到叫花鸡的时候,艾尔斯却还是忍不住流下了口水。

    小童下楼的时候,正好看到艾尔斯在吃独食,抱怨道:“艾尔斯,你又一个人偷吃!”

    艾尔斯嘴里还塞着一大块鸡肉,听到小童这么说,立马把另一只叫花鸡推到小童面前。

    “给你留了只,快吃!”

    小童也不客气,擦了擦手就开始吃鸡。与艾尔斯相处这么久,俩人吃鸡的动作倒是一模一样的了,都像饿了很多天似的。

    叶云天适时的给艾尔斯递过去一张纸巾,艾尔斯擦了擦嘴边的油渍。叶云天这才缓缓开口问道:“她的手术,你有多少把握?”

    虽没有指名道姓,艾尔斯却清楚的知道叶云天问的是谁。

    他淡定的拎起另一只鸡腿,拿在手里,并没有急着继续吃。“她的病不需要动手术。”

    在回来的路上,艾尔斯已经想好了治疗方案。如其他专家所言,她长瘤的位置实在是尴尬,要是强行动手术取出的话,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导致大出血。哪怕如他一般医术了得,没有八九成把握的手术,他也不会轻易去做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动手术?”

    肿瘤就长在食道里,如果不动手术的话,怎么可能治好?

    “嗯,我今晚调制一个独家药物,明天让她服下,连服三日,她喉咙口的肿瘤自然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既然没有办法将肿瘤取出的话,就想其他办法让肿瘤消失吧!曾经他的师父教过他一个独门秘术,如今倒是真派上用处了。

    病人不会有多大的痛楚,只是这三天,一滴水,一口饭都不能吃。一旦喝水吃饭,那便会中毒,药石无医。

    艾尔斯的医术叶云天是见识过的,听他这么一说,叶云天心里有了底,只要是他承诺能治好的病,那应该是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艾尔斯把鸡腿说完,像是想到了什么,转身对着易龙和易凤眨眨眼:“医药费和上次一样,打到我卡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易凤听到艾尔斯的话,忍不住就翻了记白眼。都说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,这个艾尔斯怎么就那么贪得无厌的?

    上次治师父就要了这么多钱,所幸的是师父的眼睛完全治好了,她也就不去多说什么了。这次要不是看在丝风姐姐伤心过度的份上,她也不可能再让哥哥对艾尔斯开口。没想到这个艾尔斯,上次拿钱拿上瘾了,这次又来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艾尔斯这次来天启的目的就是把小童的老婆本给赚到手,那他接下来十几年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带着吃吃喝喝了。

    “要多

    少钱,我出!”

    叶云天从话里听出来了,上次他治眼睛的钱是易龙和易凤出的。那么这次,丝风母亲治病的钱就由他出吧!

    现在推拿店的生意已经步入正轨,叶云天也已经存了一部分的钱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着这笔钱存完先去买辆车,剩下的钱理财在那边,等以后可以给小童。

    可看到丝风那个模样,应该是承担不起艾尔斯的医疗费的,这次他不能袖手旁观了。

    叶云天那点钱,艾尔斯也看不上。再说,小童也不可能同意他收叶云天的钱。

    “你的钱我可不敢收!”艾尔斯直勾勾的看着易龙和易凤,他在南岭国的时候就听说易氏集团发展的很不错,这两小家伙应该赚了不少钱,让他们再拔点毛应该也没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医疗费我会跟你结算。”易龙本来就没打算让其他人出钱,既然是他喊来的艾尔斯,那他们就会承担所有费用。

    南岭国。

    风子萱自从被易凤逐出家门后,就找了间高档的酒店住了下来。在易家的时候,她存了一大笔钱,把自己包装的像有钱人家的小姐。

    她每天在酒店里徘徊,目的就是为了找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,先傍上,能有个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她长得本身就不丑,加之会打扮,很快就被人看上了。

    看上风子萱的是梁氏集团的少公子,他本来是来酒店找合作伙伴的,没想到见到了风子萱在自助餐区用餐。

    只一撇,他就被风子萱的媚眼如丝给勾了过去。他原以为风子萱是哪个集团的小姐,便主动上前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风子萱很有心机,她带的配饰都是自己设计的珍珠首饰,看上去就很精致,与商场平时售卖的款不同,一看就是设计师独家设计款。

    梁子言很绅士的坐到了风子萱的对面,“介意我坐在这边吗?”

    风子萱的脑海里立马印出了对面梁少的资料,她之前恶补了南岭国所有集团少爷的资料,这个梁少虽然家境在南岭国不是数一数二的,不过也还可以,要是能傍上他的话,应该就吃喝不愁了。至于她和其他人的帐,留着慢慢算。

    赵伊人虽然那天狠心拒绝了与女儿相认,可看到长大成人的女儿,内心也是无比感慨。本来她现在处境尴尬,方东想方设法的要把她踢走,她怎能不知?这种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17作品集 17xwq.com】,更新快,免费读!

章节目录

激情燃烧的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公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公主并收藏激情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