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就在李云枫的剑刃距离渴血兽的脑袋还有仅仅几厘米的距离时,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撞击到了利剑月光的剑身!

    原来,渴血兽早就对李云枫的反击有所预计,所以能够及时挥动左爪,拍在剑身上,直接将李云枫手中的利剑拍飞脱手!

    那利剑月光就此飞出李云枫的右手手心,在半空中旋转飞舞,而失去武器的李云枫也被渴血兽的右爪一把按倒在地,同时用左爪插进了李云枫的右肩!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中了神经毒素的关系,受伤的李云枫并没有感觉太疼,只是闷哼一声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渴血兽也很狡猾,它没有第一时间就张开那獠牙利齿的嘴巴大快朵颐,而是保持右爪按住李云枫胸膛,左爪插进李云枫右肩的姿势,主动抬起身体摇晃头部,继续让皮囊分泌更多神经毒素,想要彻底麻痹李云枫!

    周围的异香越来越浓,李云枫感觉自己的眼皮也越来越沉,他以前在主神空间历险时,曾经多次遇见过类似命悬一线的场面。但今天,李云枫能撑过去吗?

    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噹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云枫听见自己的左手边传来了金属落地的敲击声,这股声音并不响亮,但在生死之间的李云枫,立刻分辨出那肯定是利剑月光落地时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月光在自己的左边!

    李云枫用最后的意志,把落在地面上的左手,缓缓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动,同时五指完全张开……

    可是,李云枫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渴血兽的感知,它在察觉到即将到口的食物,似乎还在打算反抗的瞬间,渴血兽便放弃了等食物完全昏迷的想法,直接张开嘴巴,对着下方的李云枫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生死一瞬之间,李云枫以最后求生的意志,对准渴血兽已经低下的脑袋举起左手,只见一道流光闪过,渴血兽的脑袋被捅穿了一个大洞!

    原来,李云枫之前摆动左手,并非简单挣扎,而是集中剩余的全部精神,施展引力,将落在左侧的利剑月光吸回左手手心,并赶在渴血兽的嘴巴咬到自己前的刹那,举起利剑,捅穿野兽的脑壳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吃痛的渴血兽本能地抬起脑袋大声咆哮,同时疯狂分泌毒液,但这已经是最后的挣扎,几秒之后,脑袋被捅穿的渴血兽终于停下了最后的动作,身体无力地倒下。而原本就被他压在下方的李云枫,只得再次承受了渴血兽的重量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,现在有一个好消息,和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,渴血兽死了,李云枫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它的身下爬出。

    坏消息是,渴血兽死前,已经分泌出的毒液还在继续挥发,而距离最近的李云枫,因为吸入了太多的毒素,彻底支持不住,即将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或许是因为之前战斗的动静太大,结果在李云枫闭上双眼之前,他看见一个鬼祟的身影走进了小教堂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毛人。

    而它已经注意到了李云枫,然后龇牙咧嘴地朝着后者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此时,失去反抗能力的李云枫,在心中不甘地大吼,我连强大的渴血兽都宰了,居然会死在你这样的小怪手里!

    毛人越走越近,可李云枫的眼皮却越来越沉,直到李云枫即将昏迷前的瞬间,毛人已经凑到了李云枫的身前,对着他的脑袋张开了嘴巴。

    但,在李云枫昏迷前,留给他的最后景象,并非毛人的大嘴,而是突然从其背后,捅穿毛人腹部的利刃……是的,在千钧一发之际,李云枫被人救了。而故事需要回到当初,乌鸦猎人玛丽亚和李云枫喝完酒之后,来到老猎人面前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玛丽亚,他,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猎人的话,玛丽亚就转身离开了猎人工坊,虽然老猎人并没有提及对方的名字,但玛丽亚已经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盖斯科,猎杀经验丰富的资深猎人,因此他被委派镇守穆伦城的西门,也就是墓地所在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就连他也疯了。”

    走出猎人工坊的玛丽亚,一边摇头,一边朝着穆伦城的北部前进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既然盖斯科负责镇守穆伦城的西门,那么玛丽亚为什么要向北侧前进?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南辕北辙吗?

    其实不然!

    身为乌鸦猎人的玛丽亚,非常了解现在穆伦城的情况,因此她知道,在穆伦城的西侧,有一只名叫圣职者野兽的强大怪兽,将附近大片区域作为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导致有人想从猎人工坊出门直接向西前往城市西门的话,一定会撞上圣职者野兽。

    其实,之前有过几个勇敢的猎人,想把圣职者野兽干掉,打通道路,但他们全都有去无回,成为了圣职者野兽的晚餐,之后就没有人再敢去挑战了。

    就连之前提及的资深猎人盖思科,也是绕开被圣职者野兽占领的区域,才到达西门的。

    具体路径,便是先前往穆伦城北门,然后再拐道向西,便能绕开被圣职者野兽控制的区域,到达西门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绕路的关系,距离比直接前往西门要远得多,相应的,这条路也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玛丽亚沿着昏暗的街道,一边向北门前进,一边点头肯定道:“看来,其他的猎人狩猎进展不错,至少这条通往北门的道路,被清理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都很顺利,片刻之后,玛丽亚便来到了北门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作为穆伦城的北方门户,当然也有猎人镇守,而且是两个。

    由于玛丽亚在赶路时,并未隐藏自己的行踪,所以当她来到北门时,便被那两位猎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咦,乌鸦猎人!”

    两位猎人中,高个猎人在看见玛丽亚到来的第一时间,就举起了他手中一米长的长柄圆锤。而另一个胡渣猎人也举起了他的武器,一把满是锯齿的锯肉刀。

    乌鸦猎人是猎杀猎人的猎人,所以这个职位一般是由与普通猎人没什么交集的异乡人担任。而且因为职位的特殊性,导致乌鸦猎人经常被普通猎人排挤,以至于乌鸦猎人很少能够回到猎人工坊。

    毕竟,当一个乌鸦猎人来到某个猎人面前时,就代表后者即将被杀。

    所以,身为乌鸦猎人的玛丽亚,非常理解面前两位同僚的紧张反应,他们担心自己是来杀人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亨利,里克。”

    玛丽亚友善地摆了摆手,对着面前的两人说道:“我不是来猎杀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拿锤的猎人是亨利,拿锯肉刀的猎人是里克,他们也是资深猎人,身手非常高强。

    但,他们两人同时也是盖思科的好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玛丽亚皱起了眉头,她知道,自己的任务,绝对不能透露给面前的两人,否则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猎杀自己,保护盖思科!

    幸好,玛丽亚脸上的乌鸦面具,完全遮蔽了她的表情,而亨利和里克这两位猎人,在听到玛丽亚的目标不是自己之后,也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俩人还听说过一些关于玛丽亚的传闻,据说玛丽亚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,非常强大。所以,只要不触及己方的利益,那么亨利和里克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对方。

    只是,里克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:

    “乌鸦猎人,我记得老猎人之前不是叫你去接引新人了吗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你来北门做什么?

    玛丽亚立刻说出了早已想好的托词:“接引早已完成,新人已经开始猎杀,我也只是到处巡视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罢,玛丽亚便不再理会亨利和里克,转身朝西侧走去。

    一开始,两位猎人还算庆幸,至少玛丽亚的目标不是他们,可随着玛丽亚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之后,两人渐渐察觉到了异样。

    “等等,乌鸦猎人走得那条路……”

    亨利转头看向了里克,后者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没错,那条路是通往西侧墓地的路!我们的好友,盖思科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亨利接着问道:“里克,乌鸦猎人说自己只是在巡视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里克回答:“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。”

    毕竟,乌鸦猎人也不是天天要去猎杀其他猎人,而在没有任务的时候,乌鸦猎人在城里四处巡视的情况,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17作品集 17xwq.com】,更新快,免费读!

章节目录

崛起主神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你可以叫我老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你可以叫我老金并收藏崛起主神空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