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分钟后,步骏允夫妇抵达刑侦支队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苏平并没有特别的表示,如常“接待”他们,通知他们步华被依法拘留的事儿,这对夫妇犹自不敢置信,直言步华从小如何乖巧,不可能干违法犯罪这类的事儿。

    苏平解释两句,讲明白他们此时已掌握充分证据,且步华已经招供,拘留决定更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但做父母的,哪可能因为这三两句话就放弃呢,忍不住再三哀求,让苏平再查证查证,说他们相信华云不可能干这种事情,这里一定有误会。

    苏平渐渐有些不耐,敷衍两句后,便直入正题,说道:“步先生,劳烦借一步说话,有些事,我们需要向你确认确认。”

    步骏允一愣,但还不等他有什么表示,他妻子便立刻追问道:“果然是案子还有什么隐情么?我就说,阿华不可能犯罪的!去,快点儿跟警官去啊老家伙!”

    苏平没什么表示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步骏允站起身,表示同意,随后跟着苏平和祁渊离开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问询室当中,苏平说句请坐之后,便看向步骏允,问道:“步先生,你知道步华杀害的两人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一个,你们刚刚说了,甄雄坤是吧。”步骏允回道。

    此时祁渊摸出烟,就要发给步骏允,他立刻摆摆手:“谢谢,我不抽。”

    祁渊点点头,便将烟收了起来,坐在那儿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这时,步骏允又叹了口气,别过头去,说:“甄雄坤这小子吧……说实话,咱们不是很有好感。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,我觉得他不太靠得住,也担心女儿嫁过去吃苦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家庭条件着实……比较一般吧。虽然说出身不能决定一切,但一个好的出身至少能让人少走些弯路,少吃些苦头不是?

    别的不说,阿华喜欢吃,各种甜点、糕点、日料、硬菜,一个月光吃就得烧不少钱,更别说那些包包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了,甄雄坤拿什么来满足她?

    也就是看在阿华喜欢他喜欢得紧,我们才提出再给他个机会,我们两个家庭把房子车子这块给解决了,让俩年轻人也能少点儿压力,专心去奋斗。

    至于提出的彩礼,不过是看他有多大的诚意罢了,这部分彩礼连着嫁妆,在婚礼当天都会给他们作为家庭的启动基金,去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业的。

    嘛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作为父母我也不想管那么多,要甄雄坤真的有能力肯奋斗的话,出身差一点倒也无妨,要他真能通过考验的话,阿华要嫁就嫁了呗。”

    听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大通,祁渊和苏平眉心却都是一拧。

    这表现……

    完全不像是一名父亲的模样——尤其刚刚在接待室,他与他妻子分明还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,可一来到这问询室,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竟在着重解释为什么不同意甄雄坤与步华的婚事,以及彩礼方面要求的细致考量上。

    这不对劲。

    经验告诉祁渊的正常逻辑,应当是父亲在这儿自怨自艾,说自己当时就该狠下心硬生生拆散他们,这样也不会有这般悲剧之类的“早知道”言论;亦或者一个劲儿,近乎哀求的向警方解释,自己女儿如何乖巧,希望警方再查查。

    另外也有家属想方设法搞清楚受害人家属的情况,以软硬兼施、先礼后兵等等方式取得家属“谅解”,尽可能争取从轻从宽处理。

    还有极少数家属嚣张跋扈,鼓吹自己背景多硬认识多牛批的律师,绝对保女儿无罪云云。

    但像步骏允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祁渊反而觉得难以理解,尤其在他们并未多问,仅仅只问了句他是否知道受害者是谁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步骏允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状态略有异常,便又立刻改口说:“唉,也怪我们两公婆,当时要强硬一点,硬生生分开他们两个,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,让他们没了纠葛,又怎么会闹出这种事来!”

    祁渊再次抿嘴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态度,此时强行补救,反倒显得更加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步骏允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心虚的根源……

    十有八九,是祁渊他们猜中了,步骏允与洛羽菓有染,同时受甄雄坤长期“威胁”,此时此刻难免心虚,关注点都不自觉的放在了甄雄坤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,苏平和祁渊此时单独找他问话,加上问询室虽不算特别压抑,却也倾向于严肃的密闭环境,给予了他一定的压力,让他本能的遵从潜意识。

    于是苏平抬手敲了敲桌面,严肃的问道:“你知道步华为什么杀害甄雄坤吗?”

    步骏允微微一愣,随后轻轻摇头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心虚,但他此时依旧平静,表现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甚至于,所谓的心虚,虽然分析起来似乎有理有据,但更多的,也只是因为祁渊先入为主,有了“步骏允与洛羽菓有染,且被甄雄坤威胁”这一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人生百态,三观各不相同,悲欢也不互通,没有谁能真正理解他人心里的想法,单凭上述表现就硬说他心里有鬼,也有点儿牵强。

    步骏允白手起家,创业至今三十余年,也算闯荡出了一份不俗的家业,在中产精英中都算相当拔尖的一批人,见惯了大风大浪,自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苏平此刻就在迅速思考,且已经有了主意——他也没打算知会祁渊,因为并没有让祁渊和他打配合的计划,祁渊毕竟经验不足,露出些许小破绽就可能被步骏允抓住。

    而且,节奏一定要快,牢牢掌握主动权,不能给步骏允太多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见步骏允摇头,苏平便冷笑起来:“当真不清楚么?”

    步骏允皱眉。

    但苏平没给他开口的机会,又沉声说道:“因为洛羽菓!”

    “!!”步骏允瞳孔骤然扩大半圈。

    苏平一直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,如此细节也完全没逃脱苏平的观察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只是先入为主的“偏见”,此刻苏平便立刻了然,步骏允与洛羽菓绝对有关联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仅凭此,恐怕还不足以让步骏允老实承认这事儿,当然,也可能步骏允觉得坑了女儿,愧疚之下,也会吐露真相。

    只是看起来……

    他对步华虽有很深厚的父女情,但恐怕,还是更在乎自己的切身利益。

    于是,苏平决定赌一把,继续说道:“除却甄雄坤外,步华还买凶杀害了洛羽菓。而目前,步华已经招供,案件事实基本清楚,我们接下来的工作,无外乎便是针对甄雄坤的存储卡、硬盘等展开调查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含糊其辞,但相信,如果步骏允当真包养了洛羽菓,肯定会中招的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会自动帮他修正获取的信息,且越聪明的人,修正的越厉害。

    俗称脑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步骏允本就心情复杂,苏平寥寥几语,就已然击溃了步骏允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这也多亏他们已经猜到了真相,否则也难免陷入艰辛的“拉锯战”中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步骏允便抬起头,长长一叹:“人呐,果然不能犯错。否则呐……瞧,处心积虑隐瞒了这么长时间,前前后后花了这么多钱,最后却是人财两空,钱没了,女儿也被抓了,事情也瞒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傻孩子,她为什么这么傻呢?就算发现了这事儿,凡事不能跟我多商量商量吗?为了她,我总会跟那女人一刀两断的,哪里值得她去做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说得还是有点闪烁其词,但其实已经相当于承认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大概还是心虚吧。

    “具体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步骏允点点头,却又迟疑起来,过了好几秒,才忽然商量着说:“这些事,能不能别和我老婆说?”

    苏平未置可否,只继续盯着步骏允。

    他没法给步骏允任何保证。

    首先,即使本案其实与步骏允的行为并没有直接关联,即使理论上讲并不需要为本案承担什么责任,顶多帮助步华承担附带的民事赔偿责任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这毕竟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,也关乎到整个案件背后的真相——一场误会,按照章程,不需要、没义务也不应该帮步骏允保密。

    其次,倘若步骏允的行为涉及到了“重婚罪”的话,无疑是必须向“受害人”告知的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17作品集 17xwq.com】,更新快,免费读!

章节目录

不合理真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意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赅并收藏不合理真相最新章节